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annongfalv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克琳娜的圣经》最新章节。

“恐怕是针对我。”陶无辛冷笑了一声。

“为什么是你?”梅非摇摇头。“说不定是冲着我来的。或者是冯傲的人,想来个一网打尽。”

“若是冲着你来的,没必要大费周章,早在平阳的时候就可以动手了。再说,我了解冯傲的手段。他没弄清西蜀的立场之前,是绝不会对我下杀手的。”陶无辛踱出几步,沉吟了片刻。“他们这样布局,很显然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们全都除掉。”

“那——究竟是谁?”

陶无辛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,神情复杂。“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非杀我不可的地步。”

“谁?”

“这件事,我以后再跟你慢慢说。”陶无辛似有些疲累。

“可是——那个布局的人,他怎么会知道会有雷电恰好劈中树枝呢?”

“他不用知道,雷电怕是正好顺了他的意。原本大概是准备自行前去引火的。”

梅非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“还是有点儿不对。若不是因为半夜下雨,我们怎么会去那个洞?难道设局的人连下雨这等事也能料到?”

“他是料不到。”陶无辛冷笑一声。“你还记得我们为何会在那林中栖息么?”

“是因为我们的马儿被惊了,所以才——”

“不错。如果我想的没错,那马儿应该也是被吸血服翼给咬了,才会这样发狂。那设局人本打算直接把我们带到山洞,在那边过夜,但没有想到事出有变,马儿被偶尔飞出的服翼咬了,也害得陈尔萧和王律一伤一死,我们只能在附近歇息,破坏了他的计划。”

“这么说——你怀疑是张跃礼和鲁秉?”梅非想了想。“所以半夜里下雨,倒正好又给了他们一个机会,让他们把我们待到了山洞。”

“不错。这山洞怕也是他们早就观察过的,知道是吸血服翼的老巢。张跃礼把我们引进巢穴之后便自己循着早已摸清的路线离开,将我们留在了那个厅里。他们道是我不会武,即使知道情况不对也不大可能逃脱服翼的追咬。”陶无辛轻笑一声。“当然,我会武,也一样被咬了。只是他们却不知道,我自小服用药物,对这等毒早已不放在眼里。”

梅非望着他,心内辗转。陶无辛身为西蜀王的长子,为何却要从小服用药物?薛幼桃所说那个头疼旧疾又与这有关么?这其中一定也有些渊源,但现在问这个,显然也不是时候。

“张跃礼一定是个布局者,至于鲁秉是不是,我们上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陶无辛抬首,看着周围一圈焦黑的山洞。

两人沿着几块石头攀上山洞口,往里走了几步。原本应该守候在岔洞前的鲁秉和陈尔萧都已没了踪迹。

“没人?”陶无辛似乎有些意外。

“难道他们三人都是一伙儿的?”梅非思量了一会儿,看了看陶无辛的脸色。

“不会。陈尔萧是从小便跟着我的,他应该不会害我。”

“那——鲁秉和张跃礼呢?”

“他们是父王的人。”陶无辛垂下眸,语气有些黯然。

梅非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他们一定是被人收买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跟你父王没有关系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陶无辛朝她勾勾唇。

“既然陈尔萧也没有留在这儿,这说明他们先行离开了。”梅非仔细地辨查着地上的痕迹。“我记得当时他们身上还留着一些行李,这儿什么也没留下,也没有服翼的尸体或是搏斗的痕迹,是不是说明他们并没有被服翼袭击?”

“不错。有两种可能性,要么是他们在服翼到来之前便已经离开,要么服翼归巢走的并不是这个洞口。这样看来,陈尔萧和鲁秉并没有性命之忧。而鲁秉也没有要他的命的意思。”

“如果不是因为服翼到来,他们为什么会离开?”

“这个,只有等见到了他们才知道了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?”

“得先找到证据。”陶无辛皱了皱眉。“光凭这树皮可定不得他们的罪。张跃礼也是蜀家军的一名良将,不能光凭我们的推测贸然行事。”

“不知道微醺和那个薛幼桃怎么样了。”梅非叹了口气,又往洞里张望了一会儿。“微醺也被咬了,不知道会不会有事。”

“我曾经跟微醺说过,路上一旦遇上意外,就到最近的城镇里最大的客栈聚首。”陶无辛想了想。“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是宵云镇,说不准他们已经到了。”

两人出了山洞,稍作休整。

“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?”梅非四周看了看,景色都差不多。她最怕认路,之前在越凤山也常常迷路,更别说是这里。

陶无辛举首瞧了瞧太阳的方位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克琳娜的圣经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上海松江区百事食品

农村小媳妇

不负相思引

筱兰毓萦

诸天之画

天言梦语

煞气逼人

夙九玦

武当演员林泉近照

忆忧忘

诸天辟邪

寒食西风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