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annongfalv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》最新章节。

“嘿嘿!”

一声阴沉的低笑传了过来,就见苏牙大有深意的看了钟道临一眼,慢条斯理的悠然道:“老夫该怎么称呼这位小兄弟,是叫你黑巢大首领呢,还是叫你一声钟老弟?”

钟道临一声冷哼,轻笑道:“钟某怕高攀了您这样一个弑兄杀父的老哥折寿,我跟广渡还有笔十多年前的旧帐要算,苏城主是打算坐山观虎斗呢,还是咱们俩先亲近亲近?”

苏卓闻声,脸色阴沉不少,忽又挤出一个笑容道:“既然你们有家事要处理,老夫这个外来人不便插手,先看看有何不可,两位请自便。”

说罢,不见苏卓怎么动作,转眼退到了山崖边,就那么背着众人负手而立,好似对山外的风光更有兴趣,反而对场上将要发生什么毫无兴趣。

钟道临如此放着苏牙这个魔界外敌无动于衷,反而摆明了要窝内斗的立场,让狮子峰上的正派人士无不失望,甚至有人在想,退一步讲,即使像钟道临说的那样,叶孤真是被广渡所杀,钟道临真的曾经跟广渡有仇,那也万不该在强敌环伺的紧要关头,自家人先斗起来,白白让外人看了笑话。

更何况如今众人全都中毒颇深,连广渡也不例外,钟道临如此乘人之危,不免让人齿冷。

钟道临不是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,是他根本就不屑为了他人的眼光而活,沽名钓誉不是他的作风,确切的说不是如今这个他的准则,他这次来狮子峰有三个目的,其一是跟广渡算算旧账,其二是见一见妖族之主,顺带才是抱有一丝相互切磋的目的。

钟道临要的只是结果,尽管苏牙的出现颇有些意外,却也只是过程中的一个插曲,他对过程不感兴趣,只要结果。

面对着身前钟蓝迷茫、惋惜夹杂着矛盾的目光,钟道临从容的走了过去,双目鲜有的露出了怜爱的神色,又马上被邪异的厉芒布满,温言道:“妹子,多年不见,没想到相见却是在这个大煞风景的场合,帮你钟哥抱着会儿你嫂子如何?”

小蓝儿似乎被钟道临眼中的异芒所慑,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,下意识的就把蓝月牙的尸身轻轻接了过去,等到发觉自己抱着个人,眼神重新清澈过来,钟道临早已在十步之外了。

小蓝儿身旁的玄机子依然是满脸止不住的惊讶之色,不但对钟道临这段时间经历了怎样的刺激一无所知,而且对钟道临经过自己身旁连个招呼都不打的做法,更是充满迷惑,只是隐隐约约中抓到了些什么,却又形容不出来。

广渡跟他身后的其他凌霄五子,早已在钟道临朝他们接近的时候,便提功戒备多时,几人功力深厚,盅毒对他们的影响也最轻,经过小蓝儿的一曲《彩云宫阙》,加上钟道临与苏卓说话的功夫,此时毒性已经去了七七八八,残留的盅虫也已经能压制下来了。

所有的嘲讽与怒骂声,在钟道临出刀的霎那便消失无踪,仍谁都没有想过钟道临会一言不发就对广渡子动手,除了叶孤死于广渡之手外,连个前因后果的交待都没有,等众人意识到钟道临已经出手的时候,场上的七人早已经斗在了一团,除了一团团快速幻化的虚影,修为不够的人居然捕捉不到六人的动作,全部下意识的闭上了嘴。

钟道临确实出手了,对象看似是六人,其实从虚无之刃再次离鞘而出的时候,目标就只有广渡子一个。

一抹青芒从钟道临与广渡之间炸开,迅速抽剑而出的广渡,在钟道临逼来的霎那便同时急速后退,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惊骇道观。

广渡没想到十几年不见,当初那个在自己手下走不过十招的野小子,如今的修为居然精进如斯,对方的刀尚未出鞘,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便已经紧紧地将他锁定住了,便好似有无数面透明的墙壁不断的朝自己挤压而来,压抑的令人窒息。

一退一进间,朝前挥刀急出的钟道临与飘身疾速后退的广渡子同时跃崖而出,加上后边紧逼而至的凌霄五子,眨眼的功夫,七人便化成七道光影,几乎同时窜入虚空,又不分先后的一起消失在众人眼内,越过离狮子峰最近的山头,转瞬飞远。

狮子峰外的虚空之上,除了七人透体而出,因为高速移动而残留在空中的几道彩芒轨迹,人影早已消失。

场上众人这才如梦方醒,本来想看戏的更是一下子蒙了,除了十几个功力深厚,而又关心局势发展的高手与玄机子紧跟着腾空追去,其他人都是等到这些人全部消失在浓雾后才醒神过来,在暗叹这些人修为之深的同时,又猛地想起了仍在峰巅虎视眈眈的魔界凶人,那个暗中放毒的罪魁祸首苏卓,这些个高手全追着钟道临跑了,苏卓这帮魔界邪人谁来对付?

等这些心头忐忑的人把目光纷纷投向苏卓站立的地方时,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人,不单是苏卓,连一直紧紧护卫着苏卓的那三个黑袍老者,连代着魔界白羊宫宫主步铁衣,全部消失不见。

趁着这个功夫,场上的人也开始行动起来,功力高的也开始帮着那些修为不够的同道解毒,陆续也有人驭器腾空而起,追着钟道临等人消失的方向而去,更多的则是一脸沉重,彼此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。

谁都没想过这次狮子峰大会居然出了这么个事情,纷纷议论着如何解决。

奇异的是,凡是那些修为顶尖的人,不是最先追着钟道临等人而去,就是压制盅毒后便陆续追去,也只有这些人是一直注视着场上的局势,却一直没有发表什么看法的,即使大多数人都在讥讽钟道临跟勃尼的时候,这些人依然是沉默为多,只看不说。

只有那些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下来,或是依靠别人援手后才勉强压制住毒性的那些人,才一个个满脸担忧的彼此议论着,刚才首先发表看法,或是出言讽刺的也正是这些人。

似乎正道的沉沦,挽狂澜于即倒,就要靠这些脸上写满担忧,正在议论纷纷的人了。

似乎真正的高手,是不屑跟人议论什么的,或是不合群的,在大多数人发表看法的时候,这些人往往选择沉默,当大多数人选择沉默的时候,或许才能看到这些人的动作。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先是离此不远的芙蓉岭传来几声山崩般的暴响,紧接着,众人才发觉笼罩在狮子峰之上的迷离雾气,不知何时已经被朦胧的各色光芒染成淡红,淡红色渐渐由浅变深,越来越红,不多时,云雾似乎是被烧着了一般,成了夕阳落山才会出现的火烧云奇景,仿似整个天空烧了起来。

还没等众人闹清怎么回事,几道转瞬而逝的光影,流星赶矢般的穿云而出,眨眼又绕狮子峰而过,接着人们才听到耳旁那尖啸刺耳的破空声,几把凌空飞逝的宝剑划着道道轨迹,朝着刚才消失的光影直追而去,声音却反而慢了一线才传至。

随着几把飞剑疾速的消失在众人眼内,紧跟着又从浓雾中现出几人的身形,这些人却不是朝着光影与飞剑消失的方向追去,好一点的勉强能够落地后跌跌撞撞的站稳身形,差一点的干脆就是整个人断线风筝般的直摔下来,几声闷哼过后,纷纷四平八叉的瘫在地上,脸色苍白,不停的喘气,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欠奉。

忽然,几声惊呼传来,就见一位散髻乱发,胸襟染血的老道,从空中不受控制的摔了下来,尚未坚持到狮子峰顶,便头下脚上的朝悬崖下的深涧降去。

“那不是广虚仙长吗?”

峰顶此时正紧张观望的几个,见那似乎已经陷入昏迷的老道居然是凌霄阁四子广虚,无不大吃一惊,纷纷展开身形朝前抢出,飞出崖外将正在不停下坠的广虚子给接了回来。

“广虚道长!”

“仙长!”

“道友醒醒!”

在几人真元的不停催动下,广虚终于艰难的撑开眼皮,迷茫间只看到几张陌生的脸庞,无不焦急的喊着自己,等到心神缓了一缓,仿佛意识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,脸上刚刚才有的血色,霎那间尽去,只感到喉头一甜,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一口浓积在胸口的淤血,两眼一黑,重新昏了过去。

这次,却是任谁都呼唤不醒了。

“尔等暂且住手,听老夫一言,别打扰广虚道长了。”

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至,围绕在广虚周围的众人纷纷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须发皆白,胸腹正剧烈起伏的老者,盘坐在不远处的石岩一侧,似乎刚才出声已经耗费了此人很大的力气,刚刚说了一句,便又立即闭目开始调节自身的经脉。

众人都认出这个从没见过的老者,正是先于广虚从空中降下的几人其中之一,见老者眉头泛青,双颊潮红,知道老者正在行功的关头,虽然没人认识此老,却都不敢出言打断老者的行功,识趣的安静下来,静待老者的后话。

果然,尽管老者知道众人都急切的想从他口中得到些什么,却仍是不敢拿自己的道行受损开玩笑,慢慢进入止观双定的状态,冰心止燥的静下心,默运真元搬运了一个小周天,勉强压下了心头的血燥之气,才睁开双眼哀叹道:“尔等最好尽快下山,速速返回各自师门,大劫已至,大劫已至啊,快快离去,迟则不及!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卤江南官网加盟

千云烟雪

乡村小屋图片儿童画

君困

我成了神尊的掌心娇

白毫染墨

超级走私系统

元萌萌

薄情男神傲娇妻

洛梓烨

重生八零之王牌神医

少破狼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