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annongfalv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傻女掠夫》最新章节。

顿了顿,她接着道:“两位太医,药方方面,仍需你们操心。过一会儿,高公公会发给大家一粒药丸。那药丸对预防时疫有奇效,如果不想染上病,被丢到角落里自生自灭,大家就都吃一粒。”

她话音刚落,小太监和宫女便面面相视,窃窃私语起来,似是不相信她的话。李太医更是面露不屑。

齐布琛也懒得再说,该说的话她都说了,吃不吃都是他们的事情。又将他们好好敲打了一顿后,她才挥了挥手,让她们都下去做事了。

齐布琛和高无庸将四阿哥扶在床上躺好。

没过一会儿,窗户都被打开了。帐子里一下子明亮起来,连那股难闻的味道,似乎也去了很多。紧接着,立刻有宫女用新被褥换下了四阿哥的被褥,拿出去晒了。

齐布琛等四阿哥

睡着后,收回了自己的手,去厨房熬粥做吃食。自然,那些吃食都是由她空间里的东西做的,而那些太监准备好的蔬菜瓜果,则被她扔进了空间。

将四阿哥叫醒,服侍着他吃完粥以后,两位太医惊喜地发现,四阿哥居然不再呕吐,能够吃下东西了!

四阿哥自己也觉得齐布琛喂他吃的东西和别的不同,除了味道特别好之外,那些东西似乎在温养着他的身体。他似乎能够感觉到,那原本已经流失的生命,又一点一点地回来了。

之后,齐布琛又让人将她睡觉的矮榻,搬到帐子里,放在离四阿哥的床不远的地方。

帮四阿哥擦完身子后,她想了想,将矮榻上的被褥抱起,在四阿哥身边铺好,然后侧着身子躺在他身边。

四阿哥惊愕地睁大了眼睛。好一会儿,他才目光复杂地看着她,哑声问道:“齐布琛……你,为什么……”难道,你就不怕被传染。

齐布琛缩在他怀里,搂着他的腰,轻声道:“什么都不为。我是您正正经经记在玉牒上的侧福晋,您是我的丈夫,我们之间本就是一体的,我不能丢下您一个人在这里。”说实话,四阿哥这些年对他真的不错。她小心翼翼地对待他,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多精力,这么长时间了,总归会有些感情。况且,四阿哥现在还不能有事。所以,即便她不爱他,她也愿意来照顾他。

四阿哥用尽力气拥着她,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,道:“齐布琛,给我哼首歌吧,就像……我那次生病时一样。”

“好。”齐布琛轻轻应了一声,然后将头靠在他怀里,轻声哼了起来。

她哼的曲子,大多只有调子,没有词。就算是调子,也不是很完整,因为她向来是随着心情而来的。

可是,就是那样断断续续,不成调子的曲子,让四阿哥无比安心。

没过一会儿,齐布琛的声音越来越轻,两人都沉沉睡去了。

康熙营帐。

康熙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又站起身在帐子里走了几步,转身问道:“传出来的消息确定佟佳氏和老四睡在一张床上?”

李德全道:“回万岁爷的话,这是奴才去问四贝勒身边的高无庸时,高无庸亲口说的,想是不会有假。”

康熙皱了皱眉头,惊疑不定道:“那是时疫啊……难道她就不怕?”

李德全沉默。

康熙也没有指望他回答,沉默地坐回到椅子上。叹了口气后,他翻了翻奏折,过了一会儿,他又烦躁地将奏折扔在一边,问道:“佟佳氏让人处置的那个宫女是怎么处置的?”

李德全躬了躬身,道:“回爷的话,那奴才被打了五十棍子,扔到热河行宫自生自灭去了。”

康熙拍了拍桌子,冷哼一声,道:“便宜那个奴才了!”顿了顿,他又叹了口气,“可惜佟佳氏是个女儿身……那是被养在后院的海东青。”

日子就这样过去,齐布琛每日用空间水和空间里的药材为四阿哥熬药,每日用空间水和空间里的食材为四阿哥准备食物,每日将空间水煮开,喂给四阿哥喝。再加上她对四阿哥养病环境的强势要求和太医精心的救治下,本已经垂垂危矣,时日无多的四阿哥,居然神奇地康复起来了。

他晕厥的时间越来越短,每日喝下的药和食物不再吐出,呕吐黄涎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体温渐渐降了下来,深陷的双颊也恢复了一点。每日清醒的时候,也能说说话了。

高无庸喜极而泣,语无伦次道:“爷……爷总算好了,这一次可多亏了佟主子……爷,万一爷……奴才也不活了……”

李太医的态度也在一天天地转变,到最后,几乎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齐布琛,和徐太医讨论药方的时候,也不再避着她。

齐布琛没有去管这些,仍旧只是尽心地伺候着四阿哥,除了药品,吃食之外,她还每日帮他擦身子,侍候大小便。只要是与四阿哥有关之事,全部亲力亲为,绝对不假他人之手。

一个月后,两位太医终于确诊,四阿哥的时疫已经完全好了,接下来只需要静养。且帐子里包括齐布琛在内的十二个人,无一人感染。

康熙得知消息后,立刻大叫三声好,然后笑道:“朕就知道佟佳氏是个有本事的!李德全,朕要赏她,要重重地赏!”

接着,贵重的赏赐如流水般被送进了四阿哥的营帐。其中,齐布琛的赏赐占了一大半。

接着,康熙又下旨,将四贝勒迁往热河行宫养病。

就在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,四阿哥一行人将要出发去热河的时候,齐布琛突然昏倒了。

四阿哥忙中断了行程,召太医给齐布琛看病。这一看,没有看出病来,却看出了喜来--佟侧福晋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,照时间来看,应该是在四阿哥来木兰围场前有的。

这个消息,将整个木兰围场都炸得沸腾了。

怀孕中日夜兼程前来侍疾,这样大的功劳,哪个女人有过?众人对此事议论纷纷。有人说佟佳氏对自己够狠,明知有孕,还来冒这样的风险。与齐布琛交好之人如八福晋,则嗤笑反驳道:“人家情深意切,不惜自己的身体来侍疾,这样的事,你能做到吗?你若是能做到,就算你没有怀孕,你家爷也不会亏待了你!在这里酸不拉几地胡说什么!”

齐布琛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也懵了。府里请脉是一月一次。四阿哥出事后,她急匆匆地赶了出来,错过了请脉这件事。而到围场后,她的精力全部放在了四阿哥的身上,还真没有注意到自己葵水来没来的问题。

不过,这个孩子,来得时机还真不错。无论他是男是女,以后在四阿哥心里的分量,都不会轻。

四阿哥拥着齐布琛半躺在床上,眼中的欣喜相当明显。

齐布琛抚摸着肚子,浅浅地笑了:“原来,宝宝担心爷和妾身,在爷和妾身不知觉的情况下,陪伴着咱们度过了这个难关。”

四阿哥脸上带出了些许温柔的笑意。他将自己的手,覆在了齐布琛抚摸着自己肚子的手上,然后紧紧握住,再也不想松开。

作者有话要说:于是,包子来了,乃们还满意吗?嘎嘎嘎,李氏,乃的世界末日要到了……

44.怀孕之后

原本齐布琛出来的时候,两只小老虎也跟着一起出了门。可到木兰围场之前,齐布琛狠狠地警告了它们,甚至以不要它们做威胁,不许它们跟着去侍疾。

巴图鲁和耿根虽不能讲话,却和齐布琛心意相通。它们都明白,这一次,主人是下定决心不带着它们,因此也没有怎么闹,再齐布琛到达围场后,就乖乖跟着李德全去了康熙的帐子,一直呆在那里。

李太医在诊脉时曾经说过,齐布琛因给四阿哥侍疾,过于劳累,坐胎有些不稳。四阿哥担心她的身体,便停下了行程,打算过两天再走。

康熙得知消息后,便下了旨,让四阿哥与齐布琛在木兰围场休息十天后,前往热河行宫静养。接着,他又专门拨了两个宫女给齐布琛,用来照顾她的日常生活。

康熙的好意,却让齐布琛担忧不已。怀孕原本就是一件极容易出事的事,如果只有她自己,她还能确保自己和孩子安然无恙,可若是来了两个她完全不清楚底细的宫女,那就有些束手束脚了。

用完晚膳后,齐布琛就坐在四阿哥的床边,陪着他说话。没过一会儿,宫女绿环就端着一碗药进了帐子:“佟主子,该用药了。”

齐布琛眉头微微一皱,接着颔首接过她的药,不经意地闻了闻药味,再抿了一小口后,才忍着苦味,一口气将那碗药喝下去。

绿环早已准备好了蜜饯,等齐布琛一喝完药,就将蜜饯盒子递了过去。齐布琛摆摆手拒绝道:“以后我喝药时,不用拿蜜饯了。这点子苦还不算什么。”

绿环微微愣了一下,然后端着药晚和蜜饯盒子便要退下。

四阿哥见状,便喊住她,淡淡道:“去拿些新鲜的水果上来。”

绿环低声应了,才弓着身子退了出去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傻女掠夫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终极小农民

西陵宁

捉鬼师成长记

酸奶蛋炒饭

狐妖有点飘

看海的羽儿

王与公主的星途之路

蓝纹鲨鱼

意境美到极致的千古绝句古诗词

山灰

绝品至尊妖孽

补刀小十二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